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太品的网上家园

——作品均原创,引用需注明——

 
 
 

日志

 
 
关于我

刘太品,1964年10月27日生,山东单县人。1998年起任中国楹联学会驻会秘书、会长助理、副会长,现为中国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委员会主任、宣传出版委员会主任兼秘书长,中国楹联学会对联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系央视多届春晚春联及对联节目撰稿人。出任全国性征联评委三百余次,在中华书局出版有《对联入门》《古今行业楹联》《中华春联实用手册》《中华楹联故事》等。主编《中国对联作品集》等,执笔编写《联律通则导读》、《清联三百副》等,主持编纂《中国对联集成》(全国卷)。

吕可夫自闲斋联稿序  

2015-03-20 17:31:12|  分类: 诗联图书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闲斋联稿》序

古人将中国绘画分为四个品级,即:能品、妙品、神品、逸品。很久以前的某次闲谈中,我曾忽发奇想,从对联的综合创作水平,特别是原创能力上,把对联作者分为庸手、好手、高手、妙手、圣手五个级别,若以此作为联手水平评价系统的话,当代创作水平最高的作者,应该处在“高手”和“妙手”之间。从宏观角度审视当代对联创作,“几十万楹联大军”其实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字塔”,水平处在塔尖的“一线作者”,数量可能不会过百,他们如同马拉松比赛中的“第一集团”,牢牢把握着比赛的先机,对整个时代的对联创作起着一种引导的作用。本书作者吕可夫先生,便属于这批 “一线作者”中的一员。

相对于吕可夫先生的本名,我最早熟悉的是他“儒夫子”的网名,那时他还是一位普通的网络楹联作者。事实上,吕可夫先生是在2006年才开始介入网络楹联创作的。他用了八年时间便脱颖而出,完成了从一个初学者到当代对联创作一流高手甚至是妙手的华丽转身。

吕可夫先生在前不久出版了《歪打正着集——吕可夫获奖楹联三百副》之后,又发来这部《自闲斋联稿》的电子版并嘱我为序,抽空通读了一过,大有“洋洋乎”“浩浩哉”之感:五百多页的书稿收录作者四千余副联作,八年光阴尚不足三千日,这四千余副高水平的联语,作者是靠怎样的才情和学养、又是靠怎样的勤奋和毅力创作出来的啊!

近三十多年来,传统的对联文化由复兴到繁荣,发展之势若长江大河,波涛汹涌,吕可夫先生挺生其间,适逢其会,甚得天时之利。湖湘大地为楹联文化蕴含丰厚之区,这片土地自曾左彭胡以降,诞生过众多光辉夺目的联学大家,吕可夫先生沐浴其乡风,沾濡其文脉,诚得地利之便。天时地利之外,网络的兴起又为吕可夫先生切入对联文化提供了机缘之巧。互联网以即时性和互动性的特点,加上海量存储和检索之便,可以使人在介入楹联文学之初,便通过一种超强化的训练,迅速把创作水平提升到与自己胸襟和境界相称的高度。除了上述的外部因素,一个人的才情和学养这些内在因素,也是其获得成功的关键。才情指才气和性情这些天生的东西,学养则是后天获得的知识和素养。我曾多次在一些联事活动中与吕可夫先生唔谈,今年以来又因为中宣部各项诗、联、小传创作任务的分配而与他在网络上频繁沟通,吕可夫先生给人的总体印象,就是富才华、真性情,举止间有种儒雅冲和之气,谈吐间更可窥见其知识广博、学问之雅正和思维之锐利。他通过自己的勤奋和执着,融汇这些内因为一体,从而筑造出了通往“金字塔尖”的一条成功之路。“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经过八年的厚积薄发,吕可夫先生终于在对联创作这方小天地里,奋翼而图南了。

要在当代对联创作的“第一集团”中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在创作中展现独特的艺术个性。通观这部联稿,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者汲古而融今,已经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大致归纳一下有以下几点:

其一,吕可夫先生擅长景语,特别精于意境的营造,读其为全国各地名胜景观所制联语,常给人以“空谷佳人,遗世独立”之美感。如其“洞庭秋月”联:

二三更水白螺青,放棹归来,秋月一船波洗净;

八百里风平浪静,登楼俯仰,湖光万顷镜铺开。

其二,吕可夫先生为联长于铺叙,致力于语言的锤炼,雅达博通,既存古典之韵致,亦含现代之风徽。如其“丽江古城”联:

十里丽江,卧三百小桥,最动人千溪水洌,有龙漱玉泉,鱼衔月影;

一方大砚,映九天晴雪,好登顶万古楼高,看树铺春色,鸟吐花声。

其三,吕可夫先生追求独特的立意,或宏观概括,大力包举;或细节描摹,纤毫毕现。其联语数量如此巨大,但一联一意,切当不容移易,甚少有思路上的蹈袭。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这是一种极为可贵的文学品质。如其题“李清照故居”联:

绮堂依旧,怡趣曾经,十载云烟人散去

陋室易安,芳春难驻,三更风雨梦归来

其四,吕可夫先生深刻领悟对联文体创作之独特的艺术规律,在格律要求上把握得当,又常注重数目词、颜色词的严格工对,铢两悉称,设色精工,产生出极大的艺术感染力。如“苏州平门桥牌楼”联:

十里卧龙,阅千年吴越沧桑,竹简先青天下;

一桥流水,披二月姑苏烟雨,春风早绿江南。

当然,以上所述只是些粗略翻阅书稿而得出的浮浅的第一印象,归纳和分析肯定远不到位。其实,对于创作上卓有成绩的当代“一线作者”,很有必要为他们每人都举办一次“艺术研讨会”,这对于促进对联批评和对联创作,无疑会产生极佳的效果,我会力促中国楹联学会多开展一些这类有益的工作。

我曾经以为吕可夫先生年龄不会比我更大,但论起来的确大我13岁之多,理所当然应以长兄视之。现在年逾六旬的吕可夫先生在网络论坛、赛事征集等活动中,生气活力不仅不亚于八零后新生代,与三十几岁后生平等论交,显示不出丝毫的代沟隔膜,这种人生态度和修为,正是我所期望达到的,从这个角度说,吕可夫先生更可以说是我的老师。总之,我愿在此表达一下对“夫子兄”的美好祝福:青春之火常燃,艺术之树长青。

斯为序。

                              

                                    刘太品

                            

 2014年感恩节前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